🔥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真钱游戏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平台-ZAKER新闻
著名作家严歌苓:当我描写苦难,有的时候是带着笑的 -ZAKER新闻

著名作家严歌苓:当我描写苦难,有的时候是带着笑的

大白新闻 12小时前

【撰文 / 郝佳 统筹 / 刘姝蓉 视频 / 王学民】长期旅居国外的著名华人作家严歌苓此次回国,是为宣传根据自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妈阁是座城》。她在原著中塑造了一个复杂多面的女 " 叠码仔 ",与三位男赌客产生感情纠葛。严歌苓称,这是一部关于赌徒的 " 史诗 "。作为影视故事的原创圣手,严歌苓的多部作品都被改编成影视剧。在接受大白新闻采访时,谈到与多位知名导演的合作经历,她表示,李少红导演是拍女性细腻情感 " 第一人 ",而跟张艺谋导演共事则充满挑战性。

▽▽▽

著名华人女作家严歌苓接受大白新闻采访

(王学民 摄)

" 三更穷,五更富 ",赌徒的故事太魔幻了

精致得体的妆容、修身黑色镂空长裙,挺拔轻盈的体态…六十岁的华人女作家严歌苓依然优雅美丽,苗条的身段显示出其对饮食管理的高度自律。

严歌苓说话语速不紧不慢,表达每一个观点都清晰笃定。她近些年长期旅居柏林,此次回到北京,是为宣传根据自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妈阁是座城》。繁密的行程安排令她的眼下显现两片淡淡的阴影,却丝毫没有减损她的表达欲。按她自己的概括,这是一部关于赌徒的 " 史诗 "。

中国人天性中的 " 嗜赌 ",很早之前就引起了严歌苓的关注,并转化为她的写作题材。1997 年,她创作了一部中篇小说《拉斯维加斯的谜语》,并获得上海文学奖,故事里活灵活现地描述了一个本分清寒的中国老教授,到了美国如何流连赌场,沉迷到 " 把省下的每一分钱都花在赌博上 "。

当时严歌苓就发现,中国人特别爱玩博弈的游戏,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富起来的一代人,似乎个个都挺爱赌。她从饭桌上听来了更多令人咋舌的真实故事:很多身家上亿的金融大亨或是影视大咖,都爱到澳门豪掷千金,最终不乏倾家荡产、身败名裂者。严歌苓先是感叹这种 " 三更穷,五更富 " 的情节怎么这么魔幻,同时又恍悟,这就是正在现代社会上演的,惊心动魄的故事啊!

于是,严歌苓开始构思《妈阁是座城》,为了在小说里注入更多有血有肉的细节,她一如既往做了大量的体验调查,四次飞往澳门观察赌客们的 " 众生相 ",自己也跟着学习赌博的种种技法和步骤。最后,她在赌桌上输掉四万块钱 " 学费 ",掌握了一些赌术门道,却 " 始终没有达到他们那种很嗨的状态 "。

《妈阁是座城》里的女主人公梅晓鸥是一个女 " 叠码仔 ",在澳门赌城里做着放赌债的生意。严歌苓力求将人物塑造得饱满、多面,事先特意接触了一男一女两个叠码仔,最后把两个原型融汇成了梅晓鸥。

其中女叠码仔通常被称作女公关,负责介绍很多大客户到赌场来,然后根据赌客的输赢抽 1% 的佣金。女叠码仔向严歌苓讲述了自己坎坷的命运,令她动容。在《妈阁》中,一个绝对不能跟客人有感情色彩的女叠码仔,偏偏对赌客动了真情,甚至扮演起救赎的角色,陷入剪不断的赌债、情债。之所以铺设这样的情节,是因为严歌苓觉得,女人实在很难不动感情。

白百何长得耐看,演的戏也耐看

大白新闻:据我了解,《妈阁是座城》女主角梅晓鸥是一个挺独立的女性,同时她在感情上又很糊涂,您怎么评价笔下的这个人物?

严歌苓:谁遇到感情不糊涂呢? 一个人如果没糊涂过,就证明根本没进入这段感情。我觉得梅晓鸥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,同时又很会算计,否则她如何能在赌场这样凶险的环境下生存,还能养自己的孩子?她可以应付人性里某些很卑劣的东西,证明她也可以把自己的底线放得很低。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女人。

大白新闻:《妈阁是座城》中,女主角先后与三名男赌徒发生了感情?

严歌苓:这三个男人实际上代表着女主人公梅晓鸥性格里的三个面,也代表了她命运的三个阶段。但凡是她有一点好感的人,最后都成为输家,她可能赢得了男人的好感,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输掉真金白银。

大白新闻:您这次首度与女性第五代导演李少红合作,两位顶级女艺术家的强强联合,是否碰撞出了新意?

严歌苓:我认为少红导演是拍女性细腻情感的第一人。《橘子红了》《红粉》《红楼梦》等作品中,她把女性的情感世界描摹得优美甚至凄美,所以我觉得女主人公经由她手,是不会被塑造失败的。

大白新闻:演员白百何此次饰演女主角,她符合您心目中的梅晓鸥形象吗?

严歌苓:我觉得这个演员挑选得很适合。她(白百何)初看不是艳惊四座的那种漂亮,但特别耐看。她演的戏也耐看,所以我觉得这个选择是非常好的,而且她虽然年轻,但也可以称得上是戏骨了。

与张艺谋共事太具有 " 挑战性 " 了

大白新闻:您的文学作品一直很受影视界青睐,您也合作过很多的知名大导演,与他们的接触有哪些感受?

严歌苓:冯小刚导演是我觉得合作起来比较舒服也比较开心的,因为他导戏基本按照剧本走,而且对我写作没有太多约束。

陈凯歌导演呢,他更像是我的一个老师或是一个大哥哥,能够引导我进行创作,他不断地从我的写作中榨取精华,然后把他认为不够好的扔掉再重来,如此往复。跟陈凯歌接触以后,我懂得了写什么样的戏会奏效。

张艺谋导演则是最难合作的一位导演,因为他的要求既严格,又多变。我觉得跟他共事太具有挑战性了。所以我想以后只提供一个小说的基础就好,具体怎样转化为电影这门艺术形式,由他自己去完成。

大白新闻:但我发现,张艺谋恰恰是您合作次数最多的一个导演。

严歌苓:对(笑)。比如张艺谋买下《陆犯焉识》影视版权以后说,歌苓你再帮我改一遍,我问,怎么改呢?他希望我以女性的角度重新审视一下剧本。于是我就把剧本免费改了一遍,也不需要署名的,然后他留下了一些认为有用的部分。其实女人用电影的语言去阐述一个故事,跟男导演还真挺不同的。

大白新闻:您有多部小说都被改编成影视剧,如果看到完成品没有忠于原著,您会感到很遗憾吗?

严歌苓:我与很多电视剧的投资人都会签 " 不署名权 " 协议,如果他们拍出来的跟我写的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话,我就要拿掉我的名字。我认为这是我的权利,也是在保护我自己的尊严。

大白新闻:在您这么多部作品里头,您认为最难被影视化的是哪一部?

严歌苓:我的一部叫做《人寰》的长篇小说,讲的是一个女病人向一位男性西方心理医生剖白她的病根,把她小时候经历的一段畸恋,慢慢地挖出来,也带出了那个时代的文人之间的关系。这个小说当时获得了台湾的百万文学奖。陈冲曾跟我说这个故事拍成电影不难,但我心里嘀咕,全篇一个人在讲,一个人在听,这不是电影叙述语言里特别忌讳的吗。

当初之所以写这个作品,也是因为老听别人说,严歌苓写的《扶桑》简直是现成的电影剧本,它的台词非常有画面感。我听了特别不服气,心想,那我就来写一个你根本拍不了的!

严歌苓签名赠书 (王学民 摄)

" 野蛮生长 " 式的阅读成就了我

大白新闻:据我所知,您出生于书香世家,您的父亲萧马也是一位著名作家,所以文学的种子从小就在您心中萌芽了吗?

严歌苓:对,但那时接受文学熏陶其实是不经意间的。在我爸爸的书房里,有全世界各类经典文学作品,我那时一个小孩子,想看什么就看什么,有的读到一半不想看了,再捧起另外一本看。这种 " 野蛮生长 " 式的文学阅读,最后非常自然地浸润了我的心灵。我初尝试写作就懂得运用美的文学语言,这跟小时候的 " 童子功 " 是分不开的。

大白新闻:您曾是成都文工团的芭蕾舞演员,在 20 岁时主动请缨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,成为一名战地记者。这段经历是您跨入文学领域的契机吗?

严歌苓:对。怎么说呢,就像是宿命般的转折点,如果不是因为那一次参战的经验,而我又必须完成采访任务并记录报告文学,就发现不了自己有写作的才华。那时我对自己能够做什么非常懵懂,当领舞、跳独舞,本来是我当时最高的追求。后来突然发现自己能写作,写的东西也都轻而易举被发表了。

当然我爸爸也相当于把我领进门了,他介绍我认识一些老作家,听那些前辈们喜笑怒骂着畅谈对政治、历史、人生的看法,潜移默化间,对我的青年时代有很大的滋养作用。

大白新闻:说到政治,我发现您的文学作品里也不避讳这一块,就像《芳华》《陆犯焉识》,其实都涉及了一些比较敏感的历史问题,尤其是文革背景,也在小说里多次被提及。是因为这段时期给您的烙印太深了吗。

严歌苓:当然了。对于一个当时年仅七岁的孩子来说,文革开始时正是她认识人的时候,也必然会认识人性。虽然那时候还不懂这个东西就是人性,但突然之间你发现人会变得非常凶,非常暴力,然后亲人好友相互反叛……这让我打开了对于人性学习的一扇大门。

我从来都对写所谓小女人文学、闺蜜文学没有兴趣,就是因为从小就被放在一个很大的时代环境里面。

大白新闻:出版过这么多本小说里,您最满意的是哪一部?

严歌苓:如果必须标出三部作品,我认为《雌性的草地》《扶桑》和《陆犯焉识》这三部是我里程碑式的作品。

喜欢做一个 " 边缘人 " 的感觉

大白新闻:您在美国生活多年,我看到您在采访中提及在美国的经历表示,感觉自己是一个 " 边缘人 "。

严歌苓:我在哪里都是边缘人,今天在中国也是边缘人。但我喜欢做边缘人感觉,用英文来讲就是 You just can't take anything for granted. 正因为不在其中,你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所以具有更清醒的立场,这种充满变数的状态是非常有利于作家的,所以我特别喜欢。

我不愿意跟任何一片土地变得难舍难分,只希望在全世界都能 " 此心安处是吾乡 ",我心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书房。

大白新闻:这种状态的确有利于创作。您的很多作品是以女性的视角来展开的,而且以处在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物居多。您似乎特别关注边缘化群体?

严歌苓:我觉得边缘人物特别有得写。因为相对目前的男权社会来讲,你看现在有多少年轻貌美的女孩要去攀附一个大亨?她们宁可面临无休止的嫉妒和争吵,也要和另外一个或几个女人共享一个男人,足证男权是多么的严重。

我偏爱写女性,因为女性相对男性来说是边缘的。我觉得女性比男性更性情化,所以描写女性更能写出一种对世界独特的理解和发现。

用幽默的态度写苦难,会更高级些

大白新闻:您书中很多内容描写都非常诙谐风趣,所以您私底下也是个幽默的人吧?

严歌苓:当然。我很喜欢听别人讲笑话,喜欢有幽默感的人,也爱看文字诙谐的书。在我看来,用幽默的态度来对待无论多么深重的苦难,都能把苦难表现得更高级一些。

我写苦难的时候,有的时候是带着笑的。苦笑也好,带着懵懂的笑也好,有些人会不懂,人为什么在这样苦的时候还能活下去?但 " 不控诉 ",是我写作最大的主张。我觉得中国人能够承受几千年的兵荒马乱,撑过饥荒等天灾人祸,靠的就是骨子里的乐观。一个不认为活着是一件乐趣的民族,绝对不可能人丁兴旺,你看中华民族多么的人丁兴旺,对吧?

大白新闻:中国各地民间的方言很有意思,您似乎也喜欢把方言融入到小说中。

严歌苓:我认为每个小说它都应该有一个调调,就像民歌一样,当信天游或者河南梆子一响起,就立刻让你感受到强烈的地方色彩。我在《第九个寡妇》里加进了河南方言;写《天域》《雌性的草地》夹杂着四川人特有的龙门阵的感觉;写《扶桑》的时候,虽然我不会讲广东话,但我从广东话的字典里面挑出一些有特色的词,让粤语的韵味飘出来,就比没有好。

大白新闻:能分享一下您现在手头上在创作的小说,或者参与的编剧作品吗?

严歌苓:目前有三篇小说在酝酿中,篇幅都不是很长,正在收集资料,应该说还没有完全成熟。有的时候不工作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人在睡觉的时候是长个的,而当小说家放下笔,正是她内心丰富的时候。

转载文章请在公号留言,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和 ID,同时请勿删除文中 " 大白新闻(ID:dabaixinwen)" 字样,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喜欢暗访的省级一、二把手周末去了闹市,请小朋友吃冰激凌

海南 " 引进 " 的北大博士后履新,曾在共青团系统工作十余年

省纪委下最后通牒后,检察长主动投案了

" 小官巨腐 " 代表、" 亿元水官 " 马超群弟弟马重群案今日二审开庭

相关标签: 严歌苓

大白新闻
以上内容由“大白新闻”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最新评论

相关阅读

分享 返回顶部
🔥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真钱游戏平台-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平台-ZAKER新闻